琅琊网首页  读新闻:焦点 - 临沂 - 社会 - 民意直通 - 图片 - 省内 - 独家报道 - 非常关注  子频道:房产 - 财经 - 科技 - 人才 - 汽车 - 健康 - 旅游  临沂社区
用户名
密  码
 

首页 > 新知快递

把人变僵尸的寄生虫存在吗?

编辑:小网编2 来源:果壳网

  

  (文 / 卡尔·齐默)过去的几周里,关于食人以及有僵尸出没的恐怖报道层出不穷。该怎么解释这些骇人听闻的事件呢?最近有个流言说,这肯定和寄生物有关。一些记者就想了,必须给疾病控制中心(CDC)打个电话才行,

  搞清楚他们到底在隐瞒些什么!

  僵尸在媒体上闹腾的那点儿事

  《赫芬顿邮报》( Huffington Post )的安迪·坎贝尔(Andy Campbell)就最近的攻击事件是否由某种僵尸病毒所致询问了 CDC。6 月 1 日,他在《赫芬顿邮报》的政治版作了如下报道:

  疾病控制中心的发言人大卫·戴格尔(David Daigle)在回复《赫芬顿邮报》的邮件中表示,

  “CDC 不清楚有没有疾病或病毒能让死者复活(或者表现出僵尸一样的症状)”。

  随后,《赫芬顿邮报》给坎贝尔的强硬调查安了个题目,《僵尸危机:任凭食人事件当前,疾控中心否认僵尸存在》。这恐怕是新闻史上用得最妙的一个 “任凭” 了。顺便说一句,这则报道在 Facebook 上有 65,797 个 “喜欢”。

  6 月 1 日晚些时候,《每日传讯》(Daily Caller )把坎贝尔的报道拿过来,基本上来了个全文照抄。不过,《每日传讯》的记者迈克尔·巴斯达什(Michael Bastasch)还是为他的 “剪切-粘贴” 添加了一些自己调查得来的作料。巴斯达什在报道里说,一些人 “声称这[指食人行为]是由 LBQ-79 病毒引起的”。这篇报道头上的标题则是:

  《疾控中心:僵尸并不存在,食人袭击不是凭据》。

  可以想象,《每日传讯》的编辑是何等的义愤填膺——那些个没事儿干的疾控中心的人啊,就不能睁开眼好好看看眼皮子底下发生了什么事好吗???

  安迪·坎贝尔肯定是咬了迈克尔·巴斯达什的耳朵,因为这个病毒导致僵尸变异的消息没多久就感染了《每日传讯》的整个编辑部。6 月 4 日晚上 11:59,《每日传讯》的科技编辑乔什·彼得森(Josh Peterson)发表了一则新的报道:

  《疾控中心对人脑中导致僵尸变异的寄生物保持沉默》

  很显然,这篇文章必须赶在这个时候发布出来,一分钟也不能往后延——是呀,到午夜僵尸都出跑来了嘛。这则晚间故事是这样起笔的:

  疾病控制中心(CDC)近来否认听闻有病毒或者疾病 ‘可以使死者复活(或者表现出像僵尸

  一样的症状)’, 在全国范围内一系列食人案例被报道出来以后,CDC 对这种让人变僵尸的

  大脑寄生生物有何影响保持沉默。

  这种寄生生物就是 “兔弓形虫”( Toxoplasma gondii )。彼得森拿着从 Discover 这里 “借走” 的资料,在他的文章中描述了弓形虫是如何改变老鼠的行为,减少老鼠对猫、也就是最终寄主的恐惧。报道接着说,大概有 1/5 的人也是弓形虫的载体,很多哺乳动物也是,其中就包括猪。

  写完这些之后,彼得森像运动员一样,从猪身上一个华丽转身,把话题移到了僵尸上面:

  “尽管猪这种动物存在同类相食的行为, 但目前并没有发现这种寄生生物和同类相食的行为之

  间存在关联。

  “法国同样有很高的弓形虫人群感染比例。

  “《每日传讯》就疾控中心为何在其声明中不提寄生生物, 以及食人者是否有感染了这种寄生

  生物的可能进行了问询,疾控中心对此保持沉默。”

  够了 ,都别说啦!CDC 的发言人兴许只是腾不出手接电话而已——之前为了搞笑发布的《简明僵尸生存手册》已经够他们忙的了(我们是怎么把自己绕进这么个麻烦里的呢? 现在该怎么办才好呢?)

  可爱的僵尸,它们可不是因为寄生虫入脑才来袭击你的哦~(图片:videogamer.com)

  寄生物到底能对大脑做些什么?

  看着这么多写寄生生物把宿主变成僵尸然后去吃人的故事,我要是再写一篇跟寄生僵尸大爆发有关的文章我就不是人了——如果真有吃人僵尸寄生生物存在的话。把人变成僵尸去吃人的寄生生物并不存在。下面,就让我讲讲寄生生物到底能对大脑做些什么吧。

  

  • 一些寄生生物确实可以控制寄主的大脑。

  举个例子,有的病毒和真菌使寄生的昆虫爬到植物的顶端,这样寄生物就可以纷纷落到其他新的寄主身上。一些扁形虫可以使鱼在水面上扑打,让它们轻松成为鸟类的猎物,而在鸟类的体内扁形虫就可以繁殖了。寄生胡蜂会 “绑架” 寄主蟑螂的意志,把自己的卵产到蟑螂身上,来侵略无能为力的寄主。另外一些寄生胡蜂可以让寄主变成保镖:当这种胡蜂从幼虫中破茧而出时,它们离死不远的保镖会赶走其他试图吃掉茧的昆虫。值得注意的是,对寄主最极端的操控通常出现在大脑较小的动物上,比如昆虫和鱼,而非人类。

  

  • 操控寄主同类相食,对寄生生物毫无益处。

  对寄主的操控通常是自然选择生效的过程。寄生生物的基因突变会让逐渐增强它们改变寄主行为的能力,以增大这些寄生生物成功繁育下一代的可能。但是,一种能让自己的寄主杀死其他潜在寄主的寄生生物能有什么优势?那只能减少自己的潜在寄主数量——完全不是明智的做法。因此,科学家从未发现一种导致寄主同类相食的寄生生物。(塔斯马尼亚袋獾会通过互相撕咬面部传播癌症,但癌症并不有助于相互撕咬。癌细胞只是自己疯狂发展罢了。)

  

  • 好吧,那狂犬病呢?

  狂犬病毒着实骇人,不管是它操纵寄主的能力,还是它的致死性。被感染了狂犬病的动物咬了,它的唾液会让你染上狂犬病,然后病毒会钻入你的神经系统。狂犬病毒会让动物变得富有攻击性——也就更容易产生新的受害者。数千年来,狂犬病的恐惧一直是我们挥之不去的阴影。

  但事实是,狂犬病毒并不会产生一支想要咬人的人类僵尸大军。通过人的唾液传染是可能的,但这是极为罕见的现象。对于这种病毒来说,我们人类是一条死路。它只通过其他动物在寄主间传播。

  好,让我们再从头想一遍。除非你得到治疗,否则狂犬病的致死率是 100%。它能保持传播的原理,是它的寄主在咬到别的动物之前不会死。把受害者撕碎然后当晚餐吃掉,或者在佛罗里达的一座立交桥下把他的脸咬掉,对病毒并没有什么好处。

  

  • 那 LBQ-79 病毒呢?

  LBQ-79 病毒是《每日传讯》上写着的!那会不会是一种让人变成吃人僵尸的类似狂犬病毒的病毒?这个病毒并不存在。

  

  • 但弓形虫确实存在,对不对?

  完全没错,弓形虫是我最喜欢的寄生生物之一。关于它能够改变人类行为的证据十分丰富——尽管是以一种非常微妙的方式改变。弓形虫改变动物的行为,只是为了让它们更容易捕获最终寄主。所有对人类的影响似乎都是这种策略的结果(并且,和狂犬病一样,人也是弓形虫的死端)。那么,让人变成吃人僵尸,能让它们更容易获取寄主吗?

  还有一点别忘了,这种寄生生物在数十亿人的大脑中,没有住个几千年的话,少说也有好几个世纪了。但怎么会直到现在才把人变成食人怪物呢?连科幻作家都不会把这种情节写入剧本(当然,是在乎自己名声的科幻作家)。不幸的是,《每日传讯》编辑的下限就是如此之低。

  唉。